分類
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

創新人才

future talents

具備創新能力的人才是產業成長的原動力,然而近年來,除了人才流失之外的問題外,人才與知識的斷鏈、產學銜接困難等,更是關鍵。如何有效整合產學力量,來培育創新人才、提升總體創新動能,成為台灣經濟轉型的重要課題。

本週的《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將邀請台大資工及資管系教授,同時也是台大創新設計學院執行長的陳炳宇老師,與 iKala 資料長黃宣龍,從產學兩方觀點,一起聊聊創新人才培育的議題。

以下是本次對談的精選內容:

當代社會的人才缺口問題與解決方式

黃宣龍:近年來面臨少子化的趨勢、台灣本土科技廠商產能擴展,以及全球的人才市場上競爭,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預估到 2030 年,資通訊科技產業將有八萬三千人的人才缺口。科技部長吳政忠在訪談的時候針對這問題提到,面對 2030 年的人才缺口問題,他認為唯一辦法是培養跨領域人才:人文社會專業的人應該要多懂一些資通訊技術及數位知識;反過來說,工程跟製造業的人,其實也要有更多的人文社會修養,做出來的東西才會創新。

陳炳宇:跨領域人才,或是部長提到的 T 型人才,的確是目前的一大趨勢。過去我們在面對問題時,可以把它拆解成非常簡單的單一問題,交給一個專業的工程師就可以完成,但現在面對的是充滿未知的世界,因此在訓練未來人才時我們也會希望,他如果除了可以解決單一問題,也能夠看得夠廣、看得夠大。與其說是一個解決問題的人才,不如說我們也會需要,或者是更加需要,會定義問題的人才。

黃宣龍:這讓我想到傑拉爾德・溫伯格所提的草莓醬法則(The Law of Raspberry Jam),想像你挖一坨果醬要塗到吐司上面,塗的土司面積越大,不可避免的果醬會越薄,最後就薄到果醬不見。當我們在追求跨領域人才培養的時候,會不會有可能不小心掉到這個陷阱,所謂的鼯鼠五技而窮,好像什麼都會,可是又會的不夠、不到位,反而沒有辦法去解決問題。老師你會怎麼看這個(學習)廣度跟深度互相拉扯的狀況?

陳炳宇:其實在未來我們談的並不是單一化的教育,而是一種多元化的教育,換句話說,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們並不需要把每一個人都變成 T 型人才,當教育可以更加的自由、更加多元化的話,生命總會找到它的出路。所謂的 T 型,與其說是要會很多不同的東西,倒不如說我們有時會說 T 的橫槓,是一種心態的問題、溝通的問題。

從產學角度看人才培育

黃宣龍:根據教育部的統計,最近五年休退學的比率一直在創新高,而且近兩年每四名學生大概就有一名提出休退學的需求,主要原因是志趣不合。老師您會怎麼看這樣的現象?這是表示現在高等教育有些急需改進的問題,還是說這反而是好的,因為大家很認真在看待自己的人生規劃,而不是單純盲目的在追求文憑?

陳炳宇:的確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正反兩面的感覺都有。正面來看,年輕一代的學子們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你要說歸功於,也可以說歸咎於,現在的媒體發達、資訊發達,他們可以知道外頭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因此他的目標不再只是「混畢業」就好;但是的確它也有蠻多負面的現象,也就是我們現在的大學教育,似乎越來越不適合現在的年輕人,甚至是未來的年輕人。我們希望未來人才能夠適才適性、適應環境的同時,我們的大學的制度和教育的方式,是不是也能夠與時俱進?這是我覺得在面對大學教育的時候,需要去思考的一個問題。

黃宣龍:在產業界的部分,以 iKala 為例,我們會推行實習生計畫。去年第一屆實習生計畫中最年輕的實習生只有高二升高三,也有些從美國史丹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歸國的學生,在兩個月的實習過程當中,他們就完成自動爬蟲、社群分析等專案。除了實習生計畫,在創新人才培育的過程中,企業還可以再多做哪些事情,和教育界連結,讓台灣的人才環境變得更好?

陳炳宇:我們希望學生跟業界有更多的聯繫,這麼做的好處有二:一個是縮短學用落差,不會讓學生們覺得「在學校學這些幹嘛?」、「不知道用不用得到?」我們過往的教育談的都是所謂的「先學再用」,但我們希望學生在產業界裡頭,或者是在產業的協助之下,能夠早一點知道他為何而用。另外一點是,很大部分的學生,在進大學前,甚至在大學求學過程當中,對於未來非常迷惘。因此我們會強調在大學時期,甚至大學之前,就要去「探索」,這也是我認為產業界可以幫忙的地方。

2020 iKala 第一屆實習生計畫

創新人才培育的困難與挑戰

陳炳宇:最大的挑戰其實是「學習動機」。培養學習動機,其實最簡單的就是「想出一件你想做的事情」,它不見得要跟傳統的學習有關,可能只是一個自我實踐、自我探索,只要能夠踏出第一步,我覺得都是好事情。大學時期與其說應該學會什麼東西,我們倒是覺得,如果能在大學時候能夠找到學習動機、培養學習的能力,甚至培養出自主學習的的話,對未來會更有幫助。

黃宣龍:企業的人才培訓也是如此,倘若人才進到公司後,什麼事情都要用條文規範、所有東西都要等老闆同意,那他可能就會喪失了動機。對 iKala 來講,我們認為人會影響公司文化,文化會影響工作的產出、決策,甚至能不能做到創新。因此我們很在意成員的多樣性,包含專業背景和國籍;也很重視「自由與責任」的價值,希望大家在負責的心態下,保有自由的空間可以在第一線自己做決定,也預留彈性的空間,讓人才在公司可以繼續發展。

立即報名《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分類
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

數據創新應用

哈佛商業評論曾提到:「如果不能運用數據資料做出更好的決策,那就白白浪費了寶貴的資料;如果決策者不理解分析結果所代表的意義,就無法依據這些數據,做出精準的決策。」資訊時代來臨,如何妥善接收、理解並轉化資料,培養自身「數據素養」?當資料科學融合設計思考、資訊設計帶入數據思維,會迸出什麼新的火花?

本集節目當中,將由 iKala AI 團隊負責人陳維君與 Re-lab 共同創辦人劉又瑄,暢談如何使用創新科技,將數據應用在個人、組織及企業。

以下是本次對談的精選內容:

 

資訊設計與資料視覺化的異同?

劉又瑄:資訊這個詞本身定義就非常廣,它可能包含了資料或資訊,文字的部分、數據的部分或知識的部分。而資訊設計廣義來講,就是以設計的方式介入,協助資訊的傳達更完整或更有效率,我們去思考各種設計的方式,來做資訊的轉換,從人的角度出發,讓人更容易理解這個資料或是資訊。資料視覺化的定義就相對明確,因為人的大腦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同時思考非常多個數據,所以我們需要透過視覺化的方式,有點像透過一個圖表介面,讓我們大腦可以不需要裝這麼多數據,而是專注去看數據之間的關係。

資料視覺化的主角是「資料」,因此人應該要盡可能客觀。如果帶著先入為主的觀念,一味想著要拿到什麼結論,或是要用這個資料來做什麼,反而有可能忽略了資料想要告訴我們的事情,或是資料背後蘊藏的故事;反觀資訊設計,當牽涉到設計的時候,就要從人的角度出發來探討,隨時帶著一個目的性,去思考要克服什麼問題、要創造什麼價值,怎麼做才能夠讓人更容易理解、更符合使用者需求。

分享 iKala 與 Re-lab 與企業合作的數據創新應用案例。 

陳維君:iKala 一路以來的產品其實都圍繞著數據,像是 iKala 旗下的 AI 網紅數據平台 KOL Radar,其實就有非常大的數據資料庫,整合 Facebook、YouTube、Instagram 和 TikTok 上面的網紅數據,來進行模型的設計與洞察。過去行銷人員在找網紅時,比較依賴直覺,並且在有限的時間內,沒有辦法一次合作很多網紅,但如今透過 KOL Radar,就能夠從數據來分析,更客觀地找出合適的網紅。

劉又瑄:我們的客戶在溝通上的挑戰都滿不一樣的,有時候可能是一個全新、沒有發表過的產品,在市場上根本不存在,所以要從零開始去想客戶在哪裡、使用者輪廓為何。所以我們必須依照客戶的既有資料,或是過去與其他團隊合作的報告等,來一起做假設的設定,再透過這些假設來設計素材,很快速的思考這些客群要用怎麼樣的溝通方式?用什麼故事、文案、圖像,比較有可能會吸引到這群人?再透過至少兩個階段的分析來挖掘,到底什麼樣的人會被吸引?他們被吸引的原因是什麼?甚至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也會希望可以挖掘一些跟心理層面有關的原因,讓客戶用這些洞察再去放大成更完整的溝通策略。至於如何「設定假設」,其實就是透過設計思考,或者系統思考。

 

數據素養的重要性為何?

陳維君:數據素養這個議題非常有趣,在我的工作環節也一直遇到,而且不只數據相關職務的人,而是最初提出商業問題和檢視數據結果的人,都需要具備數據素養。

資料科學的專案流程包含以下步驟,初期我就要花很多時間跟大家溝通、做需求訪談,然後去定義商業問題是什麼?做完這個東西是要給誰用?以及專案的預期效益?在定義商業問題的階段,若對於數據沒有概念、不清楚企業內部數據現況的話,可能就會定出模糊而不切實際的目標。現在大家都在講數位轉型,但企業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其實就是人人都要開始有數據的思維,養成觀測產業指標和業界動態的習慣,面對新的資料,想辦法去了解它、批判它,然後去理解會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是什麼。

劉又瑄:若以非專業領域的人來看,我覺得兩件事情非常重要,第一就是一直保持好奇心,因為如果說一直帶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沒有想要去探究事物的本質,數據就會變為裝飾品,而沒有辦法真的發揮價值。另外一個我覺得很重要,但是對設計師來講比較有挑戰的,就是批判性思維:隨時保持質疑,不斷地去探究在資料的限制之下,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我們想像中那樣。不管是跟 Re-lab 或是 iKala 合作,如果客戶純粹希望我們來提供一個解答,而沒有想要一起踏上這個旅程,其實都非常的可惜。我很深刻感受是,我們永遠都是一個站在客觀的角度來協助的角色,所以很多時候問題還是掌握在客戶手上,如果他沒有跟著我們一起問問題的話,不一定能夠讓我們在很短的時間接觸到問題的核心,所以這個是我認為,企業數據素養很關鍵的部分。

因此當我們面對新的客戶,尤其是如果需要跨部門合作,我們會很認真的設計一場跨部門的啟動會議,讓大家理解到我們現在一起做這件事情的原因、目標跟每一個人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後來發現,光是優化這件事情,就會大幅改善客戶後來的評價。

 

企業數位轉型的關鍵要素為何?

陳維君:以 iKala 為例,當企業提出數位轉型的需求,我們會導入一個 iKala 獨創的方法論,叫做 DAA 飛輪,三個英文字母分別是數位化 Digitalization、分析 Analytic 和應用 Application。在第一步的「數位化」,需要整合很多數據,這就非常仰賴數據素養,企業要知道哪一些數據需要被整理,是不是還缺少了什麼?包含我們常提到的使用者在網站上面的移動軌跡、在會員系統的交易記錄、EDM 的開信記錄等等,要怎麼樣從使用者的角度來構建消費旅程,其實是數位化階段,把資料收集完整的關鍵。第二步驟「分析」,除了我們打造的 AI 模組,還有很多統計報表、資料邏輯,都是分析這段很重要的。第三階段「應用」就是就是最終的出口,像是發簡訊、email,甚至是互動性的內容,都屬於應用的範疇。我們強調飛輪的概念是因為,最後的應用,也應該回流數據到數位化的流程,三階段串起來後,才能透真正理解使用者在想什麼、想要什麼。所以我們會說,這是個全渠道的整合,以人為中心,去看他的行為面跟他的輪廓。

立即報名《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分類
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

社群電商的永續發展

Econsultancy 2019 報告指出,85% 東南亞社群使用者認為在社群上購物快速又方便,更有 84% 的人表示,未來幾年內將持續在社群媒體上做更多的消費。隨著 Facebook、Instagram 等社群龍頭陸續推出商務功能,儼然為零售商家開啟了的新的戰場。個人、組織到企業,該如何善用社群電商優勢,拉近與消費者距離?社群電商的下一步,又該往哪裡走?

很榮幸邀請到 Facebook 亞太區行銷夥伴關係總監 Nadia Tan,與 iKala 東南亞區總經理陳姵妤對談,聊聊他們看到社群電商的發展趨勢,以及對社群電商永續發展的期待與展望。

以下是本次對談的精選內容:

推動社群電商發展的關鍵要素是什麼?

Nadia: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動能就是「親密感」,不需要親自造訪實體商店,就能夠和商店老闆對話,更認識產品、品牌或是品牌背後的故事。對許多亞洲人而言社群電商很有趣,我們非常喜歡在購物的同時和商家對話,而且會跟自己信任的賣家買東西。我不確定你怎麼想,但我喜歡和真人,而非機器人對話。就算聊天機器人設計得很好,我也不想要收到罐頭回覆。我想要視窗的另一頭有個人在和我對話。

社群電商與其他形式的電子商務相比有哪些優勢?

陳姵妤:核心的設計理念完全不同。就社群電商來說,人們重視社群上的互動、重視留言的內容;電商平台上的賣家,他們希望消費者能夠馬上下單,但在社群電商或對話式商務,你可以對產品有更多的認識,或去理解產品的故事。

各國社群電商發展有哪些異同?

Nadia:Facebook 和 BCG 合作,嘗試找出各地的消費者行為究竟有哪些不同,尤其鎖定社群買賣行為盛行的東南亞地區。在調查中的五個國家當中,BCG 特別提到快速且方便的取得產品資訊是消費者用「對話」來買東西的主要原因。唯一不同的國家是印尼,客製化產品是影響消費的關鍵要素。

談到市場以及市場的成熟度,我們過去其實有討論過。泰國和越南這兩個成熟市場,對於對話式商務的認知度明顯較高,且引領著市場的趨勢。調查結果顯示,三分之一的消費者表示他們更願意透過對話來購買。而馬來西亞、印尼和菲律賓是三個我們密切關注的東南亞市場,對話式商務在這些市場快速發展而且勢必會拓展到更多地區。

陳姵妤:去年 iKala 也發布了社群電商趨勢報告,在 12,000 位受訪的消費者以及 1,000 社群賣家,來自泰國、越南、菲律賓和新加坡,我們有些關鍵的發現。我們看見各國使用者行為迥異,且社群賣家喜歡的科技輔助工具也有些不同。以新加坡為例,他們最喜歡的功能是 AI 聊天機器人,我認為這和前面提到過的,在新加坡社群電商與對話式商務的發展成熟度有關。不論是買家或賣家對於聊天機器人都較為熟悉,因此在新加坡,AI 聊天機器人是最受歡迎的功能。泰國最受歡迎的功能為訂單管理系統,因為當地社群電商發展蓬勃,即便是小型企業的訂單量也都相當可觀,因此訂單管理系同成了不可或缺的工具。在越南及菲律賓,我們發現大家很喜歡付款提醒功能,尤其是社群上的買家,在我們的深度訪談中,我們發現買家喜歡收到提醒訊息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通常在特價期間購物,所以如果忘記付款他們就會錯過獲得折扣的機會。買家渴望賣家提醒他們付款,是我們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Source: The Rise of Social Commerce in Southeast Asia, iKala

為何社群電商對大型品牌的重要性日漸提升?

Nadia:我們相信透過線上訊息作為溝通工具是未來的趨勢,這是個企業和消費者的重要橋樑。即時性、親密感,兼具隱私。我認為不論品牌大小,都需要認真思考以這種形式與消費者溝通的可能性,不論是線上交易、商務往來或是顧客服務,線上訊息具備即時性、親密感,且能夠簡化溝通流程,對於企業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最終,不論你我,以及世上大多數的人,我們都希望企業,不論品牌大小 ,能夠重視我們的時間,並且提供有用、有價值的互動體驗,讓人滿意的互動體驗。因為有這樣的體驗我才能在這邊與大家分享。現今大家對於客戶服務的期待,要具備互動性、即時性,個人化、無障礙的流程。尤其是商務行為,對話式商務提供企業前所未有的成長機會,讓消費者能夠在線上購物的一種新的消費體驗。這類型的消費者比起網站,更願意透過對話來購物,並不是說他們不會在購物網站消費,只是他們更喜歡對話。有這麼一群特定的消費者,為企業開創了另一種成長的可能性。根據我們的調查,在 BCG 的報告中大約 45%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與賣家對話之前從未在線上購物。這群「偏好對話」的消費者,佔了整體對話式商務市場消費的將近半數

陳姵妤:去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我們和菲律賓聯合利華合作,賦能受到疫情阻斷政策影響的零售賣家。藉由 Shoplus 的服務,我們讓所有超市連鎖商店透過線上商店,在 Facebook 商店和 Messenger 上提供完整的服務。這次合作的成果也非常激勵人心。在第一週就有 17,000 人透過 Messenger 連結商家,而平均客單價是線下通路的 5 倍。行銷成果也相當顯著,廣告投資報酬率高達 4.9 倍。

當我們提到「社群電商的永續發展」,Facebook 和 iKala 各自的願景為何?

Nadia:秉持對中小型企業的熱忱,我覺得自己和 Facebook 有著深刻的連結,因為 Facebook 正是為這些企業而生,不論它們的規模大小,我們提供每個人、每位企業家、每家小型企業一樣優質的產品與服務,而這些在過去是大公司的專利。我爸爸是位企業家,而我不認為他的公司足以負擔當今企業所擁有的行銷工具。我總說我們讓行銷更「民主化」,我們讓行銷資源變得平等且普及化,並且投注大量資源,來幫助這個地區的小型企業在疫情的影響下加速復甦,幫助人們度過這場災難。

陳姵妤:在 iKala,我們的願景是用 AI 賦能零售商家及企業,我們很高興能夠協助品牌主,尤其中小型企業來加入社群電商的行列,而我們也試圖透過 AI 技術,打造社群購物的全新世代。

給想要進入社群電商市場的個人、中小型企業和大型品牌的建議?

Nadia:第一,確立目標。我想每個企業都必須和消費者溝通,因此務必釐清訊息在溝通過程中扮演的角色。身為商家,我會想知道是否有不良的產品,也會好奇顧客的回饋;身為消費者,也能感受到有人重視自己的意見。因此在進入市場前,先想清楚訊息的角色。再來就是組織一個團隊來了解整個對話式商務的使用者體驗,我總告訴我負責訊息業務的同事:「去透過對話式商務買些東西、去參與直播銷售活動,你就會明白問題所在。」想像自己是個擁有三萬人觀看的賣家,你要怎麼處理這些訂單?第三點,從「實驗」開始。這是個全新的領域,你會經歷許多的第一次,不用急著找到最終的解答,從建立假說開始,嘗試去做一些新的事情,如果不幸失敗了就換個方法,或者重新檢視一開始的假說。在現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刻,傳統已經不管用,一切都要靠不斷創新、嘗試新的事物。

立即報名《iKala 創新趨勢相談所》,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分類
企業文化

【iKala 人故事】陳姵妤—— iKala 東南亞區總經理

「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不只落實在 iKala 的產品與服務之中,更是我們對於公司文化的共同信念。「iKala 人故事」系列文章,邀請不同崗位的 iKala 人,來分享自己與 iKala 之間,鮮為人知的小故事。

照片來源:遠見城市學

「除了把台灣的科技帶到海外,我更希望能讓所有 iKala 人很驕傲地說自己在這家公司工作。」

iKala Shoplus 工作日常

如果要挑幾張照片來概括我在 Shoplus 的工作,大概就是這個組合了。

大家都知道 Shoplus 的服務是從東南亞開始落地。在泰國出差期間,我不是在線上會議,就是在青旅裡面辦公;而在越南,當地賣家分布非常廣,需要經歷很長一段車程,才能夠到使用者家中訪談,因此我拿著電腦,隨便一個地方坐下,就可以打開電腦開始工作。像是下面這張照片,就是在其中一個賣衣服的使用者家中,一邊在陽台用筆電工作,一邊聽著他們自家養的雞在旁邊不停的叫。

我們在泰國和越南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是 Grab bike,那時候常常要戴著安全帽、穿著 Shoplus 制服東奔西跑,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有點像傳教士,因為我也是帶著 Shoplus 的產品介紹,去跟不同的商家解釋 Shoplus 有多好。

一切從網紅直播說起

我在 iKala 快要六年了,當年 iKala 的主要產品還是 LIVEhouse.in。加入 iKala 前,我剛好結束了在中國的一間新創公司,在開始下一份工作前,我回到台灣,和朋友們一起拍了很多 YouTube 影片。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玩,沒想到後來真的有人找我們業配。業配雖然可以為我們帶來更多收入,但也必須配合品牌主的各種要求,所以我們就想,如果是做一個直播節目,讓品牌主來買時段,或許會是更理想的方式。

當時 YouTube 的直播不像現在這麼好用,Facebook 甚至還沒有直播功能,所以我就上網搜尋了直播相關服務,意外發現  iKala 有提供直播服務。我知道直播的技術、資金門檻都很高,所以完全沒想到可以在台灣看到一家這樣的公司,也開始對它感到好奇。

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  iKala  在徵社群經理,看完職務描述後,我就覺得「天哪!這不就是在講我嗎?」於是我就投了履歷,也順利收到面試通知。還記得我在面試時分享了許多對 LIVEhouse.in 這個產品的願景與想像,雖然不知道當時的面試官聽完後有什麼想法,但我後來就真的進入 iKala 了,所以我想我的熱情應該真的有打動他們。

進入 iKala 後的轉變與體會

我覺得 iKala 有個很棒的地方,就是它給了很多機會跟舞台,讓你可以去嘗試很多別人從沒做過的事情。記得有一年,每天到了晚上大概七點過後,就會有很多網紅在我們的辦公室進進出出。大家平常透過螢幕看到的那些人,就在 iKala 這些小會議室,開始錄製直播節目。

後來看到 YouTube 和 Facebook 開始積極拓展直播業務,我們就在思考,以 iKala 的技術能量,要怎麼繼續轉型?也就是那個時候,iKala 推出了 Straas 服務,提供模組化的解決方案給不同企業,讓他們能夠自己來做直播,而不需要再承包給外部廠商。許多大型企業、媒體與內容平台,當時都是用我們的系統來建立直播聊天室。

Straas 在台灣拿下很多不錯的客戶後,我們也希望將這些台灣的成功案例帶到東南亞。我們拿著 Straas 的產品簡報到許多一級電商企業提案,才發現東南亞的人口紅利太大了,在當時電商的成長期,光是用折扣就已經非常足夠,還不需要做到直播銷售。但也因為這樣,我們發現了另外一個新大陸——社群電商,這也就是 Shoplus 誕生的原因。

iKala 除了開放的環境外,還有另外一件我覺得非常棒的是,我們有很棒的夥伴。Sega 常說,希望台灣的技術能夠走出海外,而我們現在正一步步實現這樣的願景。雖然一路走來仍有許多挑戰,但團隊從來沒有放棄,甚至非常樂在其中。其實一開始做 Shoplus,我只是抱著想要「成就解鎖」的心態,但隨著跟團隊一起成長、一起面對挫折,現在對我來說,除了把台灣的科技帶到海外,我更希望能讓所有 iKala 人很驕傲地說自己在這家公司工作。

加入 iKala,和我們一同創造更多精彩 iKala 人故事:https://ikala.tv/zh-tw/careers/

分類
企業文化

推動公司創新,從打造敏捷的組織開始!

推動公司創新,從打造敏捷的組織開始!

建立開放與信任的辦公文化、部署彈性與靈活的虛擬團隊

一場疫情打亂了許多企業的腳步,在這加速劇變的時代,「持續創新」成為企業保有競爭力的關鍵,然而,企業能從何做起,由內到外,從員工到客戶,一同實踐創新?事實上,公司創新的方法論有非常多種,但公司型態就是最直接影響員工如何創新的核心要素。因此,接下來我們將不會闡述企業應導入什麼方法或工具,而是聚焦 iKala 的公司文化價值主張及團隊開發產品之經驗,分享我們如何從打造敏捷的組織開始,推動公司全員擁抱創新。

公司型態決定員工如何創新

在 iKala,我們沒有「創新長」這個職位角色,這正是因為,我們認為所有的 iKala 人都是創新者。而一個創新者應該具備強大的應變能力,在看見需求與變化時,能快速採取行動及回應,在這樣的情況下,公司的辦公型態就顯得至關重要。一個能幫助員工保持敏捷的公司型態,能使創新這件事,不再是需要特別討論的 SOP,而是能自然發生的流程,這就是 iKala 持續在做的事情,透過「建立開放與信任的辦公文化」、「部署彈性與靈活的虛擬團隊(Virtual Team)」,形塑敏捷的辦公型態。

開放與信任的辦公文化

iKala 是一間以人為本的跨國 AI 科技公司,我們不僅以「讓人人獲益於 AI 」為使命, 更是重視每一位 iKala 人,能在公司持續成長卓越、突破與創新。受到 Google 辦公文化的薰陶及自身經驗影響,iKala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程世嘉堅信,越是開放讓員工以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越能幫助員工發揮價值、培養創新能力。因此,iKala 在數年前就實施彈性辦公 WFH(Work From Home)制度,讓每一位員工都可以依情況自由地在家裡、咖啡廳、或任何地方完成工作。平均下來,每天會有近 2 成的 iKala 人選擇 WFH,且從 iKala 近十年來的營運軌跡中可以看到,這樣開放自由的工作型態,並沒有阻礙公司快速成長,而是幫助提升 iKala 人的工作效能,甚至能培養團隊溝通協作的彈性、應變能力。

不過,這樣的制度仍須建立在公司對員工的信任之上,這就要回到 iKala 從創辦第一天就堅守的 DNA,也是我們六大核心文化之一的「自由與責任」。我們相信 iKala 人在擁有自由的同時,仍能承擔責任、把事情做到更好,其中,我們透過 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強化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的信任,幫助公司內的溝通可以透明化;同時也透過 WFH 制度落實信任,給予員工最大的彈性發揮最大價值。

我們相信,找到好的人才就能形塑對的文化,創新自然會浮現。除此之外,iKala 也藉由部署及運作虛擬團隊,推動彈性敏捷的辦公型態。

彈性與靈活的虛擬團隊

大多數人將虛擬團隊定義為「一個團隊為了共同願景目標,而透過網路及通訊科技來進行跨時間、跨地區的合作」;而在 iKala,只要是專為一個專案或客戶需求而組建的團隊,不管是跨部門、跨事業體、跨公司還是跨國家,我們都稱之為虛擬團隊。在我們過去執行的經驗中,這樣的模式能幫助我們快速地將所有專家透過數位工具(例如:雲端、協作與企業通訊軟體⋯⋯等)組織在一起,在各自執行既有核心業務的同時,仍能合作進攻新任務,即時掌握市場先機並開發新產品,或快速整合資源並協助客戶因應劇變的環境。

舉例來說,在 2020 新冠疫情爆發、驅動全球消費者行為典範轉移之際,就有一個客戶找到我們,表示對於 iKala 過去曾開發過的一項 AI 技術應用,有急迫的導入需求。然而,iKala 這時已經沒有專責的一個團隊負責開發該技術,且客戶的上線時程壓力非常大,這是一項極具挑戰的專案,因此,我們立即組成一個橫跨 4 個部門、總共 12 人的虛擬團隊。透過專業分工、團隊技術開發實力、雲端協作默契、定期籌組團隊內部及客戶端的實體會議等,最終團隊僅花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開發完原先需要六個月走期的所有技術、商用服務,成功幫助客戶將新服務上線,同時亦確保客戶的服務能持續穩定運作。

虛擬團隊為我們提供一個更彈性敏捷的場域,回應客戶急迫的需求及完成更加困難的任務。其跨部門或跨地區的合作模式,還能因為快速整合不同專家與人才的技術與策略經驗,更自然地擦出創新的火花,推動各部門兼顧既有事業成長與創新。但要能夠真正落實虛擬團隊的運作其實是有難度的,因為大多數公司制度較難給予這樣的彈性,又或者許多員工仍須以顧自己的 KPI 為主,因此,公司的領導文化亦非常重要。

團隊創新應對齊公司發展策略及市場需求

iKala 秉持著「人才影響文化,再來影響決策與創新」的理念,在致力成為海內外技術人才研發創新基地的同時,也積極藉由公開透明的內部溝通,幫助團隊所打造的創新應用或技術,能對齊公司發展策略及市場需求,一方面極大化公司資源,另一方面則是加速每一項新產品、新技術商用化的進程。但若是今天一個新的想法、新的產品,遇上公司轉型關鍵點,或面臨市場需求驟變,導致與當下公司發展方向或市場需求不一致,iKala 也仍然鼓勵團隊不氣餒,因為這些創新項目不斷累積之後,有一天,我們不會知道它會以甚麼形式又再度被市場需要。

如同 iKala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程世嘉曾對 iKala 人說的:「創新這件事情,即使失敗了,過程中一定會留下重要的東西。」因此,iKala 將持續推動彈性敏捷的辦公模式,鼓勵 iKala 人擁有創新的勇氣!

 

(本文內容整理、改寫自 iKala 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程世嘉 TGIF 內部分享。)